<listing id="pzdxd"></listing>
<cite id="pzdxd"></cite><cite id="pzdxd"><video id="pzdxd"><menuitem id="pzdx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pzdxd"><video id="pzdxd"><menuitem id="pzdx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pzdxd"><video id="pzdxd"><thead id="pzdxd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 
新聞搜索:
   
您好!浙江省桿塔行業協會網站歡迎您!
   
  
協會動態
協會動態
傳統制造業:成敗就在產業生態
來源: | 發布者:本文摘自《泰昌報》第110期 | 發布時間: 2018-09-20 | 559 次閱讀 | 分享到:

1、從獨自前行到開放賦能

這十來年應該是互聯網大潮滾滾而來的十年,人工智能、區塊鏈技術、物聯網迅速變成一個個風口,而后衍生出系列主題產業。但是一直以來,人們天生地把虛擬產業和實體產業隔離成兩個部分,這是一種誤解。

從企業的群體角度或企業的生態角度來講,兩者是有機融合的,虛擬產業和實體產業的最終目的是,希望通過兩者的結合來為用戶提供更加高效、精準、優質的服務,其中涵蓋產品和其它內容的服務。

所以我覺得在中國,特別是在當下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,應該給予更多的警醒,中國現在正處于世界風口浪尖之下,更需要實體經濟跟虛擬經濟的抱團,就像溫州人一樣喜歡抱團取暖,攜手并進。實體和虛擬也是一個攜手并進的過程,如果沒有攜手,我相信未來互聯網也好,實體也好,都會面臨一個比較重的壓力。

在理清這個誤解的基礎上,來談一談我對實體制造型企業轉型的看法:不管是上市企業,還是中小型民營企業,制造業的利潤空間都特別小。制造業在中國發展將近40年,體量龐大,但依然大而不強,企業成本不斷攀升,也就是產品價格不漲價,給企業帶來很多壓力,所以必然面臨轉型升級的問題。

其次,中國實體制造業正面臨著微笑曲線的概念。何為微笑曲線?

一笑起來兩頭高,中間低,研發端和銷售端是兩頭,利潤端是下巴。很多企業在轉型升級過程中,兩頭做得不錯,下巴端低得可憐,利潤空間很小,這也給企業自身帶來了很大的壓力。

如果能通過新經濟的技術,讓利潤端也高起來,實體制造企業會笑得更燦爛。

2、通過智能集群的聯盟形成制造業的

縱觀我國制造業的發展,從第一批老企業家創辦企業開始,當時更多的是基于產品的競爭;進入21世紀以來,尤其在20002010年間,是基于產業鏈的競爭。

企業基于產品的制造和競爭實現了發展,然后通過產業鏈的形成,構成了其綜合實力。比如溫州的青山特鋼,是千億級的企業,從印尼的采礦到后來的加工冶煉,再到后來的銷售金融,一整套產業鏈,構成了它在不銹鋼產業的龍頭地位。

產業鏈競爭到現在這個階段也面臨著重大的壓力,對于未來的制造業,我認為下一輪競爭的節點應該是產業生態的競爭。

產業生態的競爭不一定基于現有的產品,比如說原來做不銹鋼,后來不一定一直做不銹鋼,可能會做文化用品市場,這都有可能。所以我覺得未來的產業生態系統是以智能為核心,這是所有人都要面臨的一個問題。

有人談到技術生態的形成,企業做了很多技術,為實體企業提供有效的解決方案,對于實體制造企業來說其實就是一種生態。我們所講的工業4.0、智能制造2025,包括運營也一樣,也是需要通過智能集群的聯盟形成制造的墻。

我覺得各個線上生態的形成都是未來企業要共同去面對的。也就是說,未來的企業一定不會是一個單打獨斗的企業,我的理解是打群架,群架中你的人越多,或者你的生態越強,你的競爭能力越強。

3、轉型探索如何破局?

站在制造業的角度來講,新技術新概念逐漸滲入,制造巨頭們也紛紛入局,但表面花團錦簇并不意味著此后會一馬平川。

有時候從藍海到紅海只不過一瞬間,更何況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復雜程度超乎想象。究竟制造業轉型升級如何破局?新技術新概念如可嫁接制造業?

轉型升級是必然,但也要量力而行,不要盲目做過多的投入。制造業本身利潤很低,但是轉型升級要有規劃,隨時觀察外部環境??傮w來說,上半年去杠桿,所以下半年來說穩杠桿,要有穩健的政策,先有規劃,然后要找資源。

人才的支撐很重要。所謂人才指的是新產業經濟下的新人才,傳統的加工人才會慢慢被替代掉,不管高端產業還是低端產業,人才的供給都是王道,沒有人才一切都是空的。

要轉變思維,特別是實體企業,不能再用傳統的方式來思考,要用互聯網的方式解決問題,互聯網在商業模式上是一種技術手段,但除此之外,它所衍生的互聯網思維是更具有價值的。原來的互聯網更多的應用在2C階段,未來的互聯網要思考如何應用在2B階段,讓產業升級,為用戶提供有價值的服務。

政府應適當引導。不管是政府這幾年在推的智能制造,還是外國推的工業4.0,對于制造業來說,政府需要及時給予更多的關注,讓企業在外部生態環境里面,相互融合,良性競爭。

所以,今天的智能制造,是一場復合式的革命。未來的新技術會與制造業做深度的對接,通過生態的形成進而給用戶提供高效、優質的服務。只有用戶享受到了便利和利益,技術和產業制造業才會有一定的價值。 


(作者:集團董事長兼總裁  張鵬飛   選自《鋅財經》)



   
快3微信群骗局怎么拉人